新闻详情

《文明》2016年05期
发布时间:2016-5-23 13:11:36 作者:

 

内容简介

    从墨西哥到南美安第斯山脉的这一广大地区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不同种类的前哥伦布时期小型建筑模型。这些由土、木、石、金属制成的模型,结构精巧,造型奇特,镌刻着未被文字所记载的古代美洲人的生活信息,展示出古代美洲生活的丰富图景。20165期《文明》杂志特别策划封面专题《为彼岸而设计:古代美洲人的建筑模型》,深度解析这些建筑模型的真正含义。

 

 

目录

P18  罗马尼亚的文明之路

    从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从盖塔-达契亚王国的建立、与罗马帝国的角力到罗马时代,其从罗马时代到多元文明的融合,罗马尼亚的文明路径见证了独立与交融的不断转换中所彰显出的文化个性与共性。

 

P48  从恐惧到玩赏:日本妖怪文化中的女性魅影

    日本妖怪中最迷人的要数女妖。她们可能是自然界的人格化身,充满了原始而危险的生命力。

 

 

P64  为彼岸而设计:古代美洲人的建筑模型   

    这些由土、木、石、金属制成的模型,镌刻着未被文字所记载的古代美洲人的生活信息,展示出古

代美洲生活的丰富图景。

 

P80  俄罗斯皇家军械珍藏

    俄罗斯皇家军械折射出历代沙俄统治者的宫廷礼仪和治国外交特色,也反映了俄罗斯盛世历史的发展脉络,为我们认识“谜一样的俄罗斯”提供可探寻的经纬。

 

P96  拜占庭帝国之后的礼拜用纺织物

    这些礼拜用纺织物,传达出一种信息: 拜占庭帝国灭亡之后,东正教及其神职人员的威望依然在延续。

 

P112 海洋精灵:多姿多彩的海蛞蝓

    海蛞蝓,常用于指代多种海洋腹足类软体动物。它们那独特多样的外表、绚丽斑斓的身姿,为纯净的大海注入了一抹奇异的色彩。

 

P126 岁月与风霜的痕迹——百岁老人影像记录

    从呱呱坠地,到垂垂暮年,这一群人已经走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的漫长时光,岁月与风霜在他们的身体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P140 印度宫廷狩猎:王权的隐喻

    宫廷狩猎绘画在印度艺术史上不失为浓墨重彩的一笔,在16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的宫廷美术中得到了充分表达。

 

 

 

 

 

 

 

精彩书摘   

 

前哥伦布时期建筑模型的共同特征是某些重要的理念被浓缩展示,这在不同文化中都存在,并且以不同形态展示出来,从古代祭祀用品到现代玩具,不一而足。在文明社会中这些小结构制造出来的目的几乎如出一辙:作为某种知识和理念的载体,其中寄托或试图告诉人们一些什么。古代美洲文化并非是唯一为葬仪准备建筑模型的,其他一些文化也有类似的模型,或许还更为复杂,比较它们之间的差异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前哥伦布时期建筑模型。

古代埃及的建筑模型以彩陶(faience)、黏土(clay)和木头(wood)制成。黏土模型一般会放在单一的墓穴中,过去认为那是游魂或者死者的居所,现在知道它们是一种祭祀用的瓦罐,用于盛酒。

木头模型通常放置于装饰更为精美的墓葬和坟冢中,似乎致力于为生前富裕的死者继续提供舒适的死后生活。这类模型精于细节描绘,制作出谷仓、马厩和花园等代表埃及中王国时期上层社会生活的场景,以及维持此种生活所需的劳动力。木头模型中的人物雕像与建筑本身的比例并非参照真实,人物雕像往往比建筑本身大很多,以便清楚地展示建筑中不同人的活动,这样的特征在前哥伦布时期建筑模型中也能看到。1920年,考古学家Herbert Winlock在发掘埃及一座中王朝时期的墓地时就发现了24座此种木头建筑模型。模型位于Me k e t r e(国王Nebhepetre Mentuhotep II的一个皇家管家)墓穴通道的一个边室之中。其中的12件包括花园、谷仓、烘焙室、酿酒厂、马厩和屠宰场,模型对场景和空间的描绘极为细致,栩栩如生。谷仓中,能看到人们正在储存麦子,麦子是埃及人主食面包和啤酒的重要原料。麦子用麻袋装着,六个人挑在肩上,另有九个人负责称重和计数,显示出埃及人对于这一农业产品的重视。而那精致的花园建筑模型,描绘了一座池塘被埃及无花果树所环绕的场景,果树的丰实和水源的丰沛相得益彰。对于干旱的埃及来说,能私家拥有丰沛的水源所带来的潮湿环境本身就反映了生活上的奢侈。

20世纪早期,考古学家William Flinders Petrie在埃及中部发掘出位于rifa的陶土模型(terracotta)。与Meketre建筑模型一样,这些模型也来自于中王朝时期。但ri fa的代表性模型多为具有门廊和庭院的建筑,有些还有楼梯。大部分建筑的前部建有一个入口,通过这个入口可以使酒流入庭院,好让地下的死者也能够喝上美酒。Pe t r ie称这样的模型是“灵魂居所”,以此强调这些单一黏土建筑的独特性质。这些埃及的“灵魂居所”也许是源于美索不达米亚和黎凡特地区用塔的形状制造酒罐的传统。比如,一件来自叙利亚的铜器时代中期的杰作,描绘了两只狮子站立在两层楼建筑物顶上的情景,这件模型的顶端与底部相互连通,摆放在寺庙或神殿之中,供举行宗教仪式时从中灌入酒。

黏土制成的建筑模型也出现在前希腊—爱琴海文明中,包括克里特文明。尽管在数量上不如埃及出土的多,但是出土的内容更加丰富——从宗教仪式场景(包括宫殿)到墓穴都有。很有可能,克里特文明的模型继承了美索不达米亚漫长的建筑模型传统。它们通常被认为是用于神殿的祭祀,也同时兼具其他功能。在某些特殊的例子中,建筑结构的复杂性会让人们认为它们是向赞助人传达某种理念的小尺度建筑模版;而在另一些拥有动物和人的建筑模型中,学者们倾向于认为建筑更像是为动物和人提供展示的背景和舞台,而非展示建筑本身,通常这些人物都身处某种宗教仪式中,与建筑相比,人物比例较大,与埃及Me k e t re模型的情况十分类似。比如一个安设了门的克里特建筑模型,被认为展现了“主显节”仪式,位于建筑内部的女神正处于一个癫狂的神秘时刻。

中国也出土了大量的汉代建筑模型,它们大多放置在墓穴中,为死者死后所用。与埃及建筑模型不同,在中国汉代事死如生的观念之下,东汉时期的建筑模型是对真实建筑的模仿,作为实物的替代品来保证死去的精英依然拥有舒适的生活。因此,这些建筑模型中包含农业设施水井、谷仓和牲畜的围栏等在汉代农业中最重要的元素。作为大型财产的保护设施——多层的瞭望塔也出现在模型当中,象征着死者持久的权力和对于财产的占有。

 

分享到: